辽宁快乐12计划_金贵银业:三天两收监管函这家企业还有什么投

金贵银业:三天两收监管函这家企业还有什么投

  5月23日金贵银业(002716.SZ)被深交所下发监管函,称:实际控制人曹永贵计划自2018年2月5日至2019年2月5日期间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不超过3亿元,增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但是在5月16日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才透露,实控人共完成增持1601万元,远远未能完成增持下限5000万元的承诺。

  在这份监管函收到的前两天才刚刚因为业绩被质疑收到深交所的另一封,作为A股上市企业,金贵银业短短三天两次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可以说让自己的问题充分暴露在阳关之下。

  金贵银业是一家以生产经营高纯银及银深加工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业务为从铅冶炼阳极泥及矿冶企业废渣废液中综合回收白银及铅、金、铋、锌、铜、铟等多种有色金属的清洁生产和销售。以白银冶炼及其深加工产品为核心,不断拓展白银产业链条,并同时回收铟、铜、锑、锡等贵重金属。自称““中国白银第一股”。

  (1)上市之后疯狂并购,:金贵银业在2014年登陆中国资本市场,在上市之后便加速扩张,其中在2015年以4.8亿收购金和矿业66%股权,在2017年斥资近5个亿收购俊龙矿业和金和矿业剩下34%股权收购。

  此外,手笔更大是在2018年以20亿元的价格收购宇邦矿业65%股权;同时在当时5月8日披露的公告中: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湖南临武嘉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预计交易金额再18亿元~22亿元。也就是说,金贵银业仍在推进的收购项目,交易总价可能超过40亿元。

  所以金贵银业在上市之后已经收购矿产资源花费的总价值接近在30.56亿元,如果包括加上嘉宇矿业,那么总的价值超过40亿元。这个收购数字与上市当年的营收规模同等。

  (2)负债高企,实控人爆仓欲离场:截止到2018年年末,金贵银业债务高达80.22亿元,流动负债67.26亿元,而其中要注意的是其应付账款在20.22亿元,较2017年6.61亿元同比增加205.9%。

  而其实控人曹永贵作为实际控制人,股份占比在32.74%,不过在2018年9月12日金贵银业公告,曹永贵与海稷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稷业”)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6.7%转让给上海稷业。双方还约定,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股权交割完成之前,曹永贵将这部分股份的表决权委托上海稷业全权行使。

  这则公告引起了深交所注意并下发问询函,主要是因为曹永贵曾在2018年2月3日披露,拟12个月内增持5000万元~3亿元,追问其是否违反该承诺。深交所要求曹永贵说明股权转让的原因,追问其是否存在资金紧张等情形。

  当然,这个增持承诺在现在看来已经违反了,不过这个实际控制人欲离场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自己质押的股票爆仓,金贵银业股价从2018年至今已经下跌近65%,其解释便是面临较大的质押股票的现金补仓压力,因此其考虑通过股权转让来补充个人资金需求,降低质押及债务风险。而从数据披露的来看,不单单是实控人的质押率高,其他的股东质押率基本上都是100%。

  同时进入2019年以来管理层频频变动:在年报发布的一周之前,原董秘孟建怡辞职,此外原独董赵德军也在今年3月29日因个人工作原因请辞。

  上述说到实控人因为爆仓欲离场,完成不了增持承诺被下监管函,但是5月21日这个监管函更是直指公司业绩暴露出来的疑点。

  监管函上说的是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实际净利润为1.18亿元。你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预计净利润与实际净利润差异较大,且未在2019年1月31日之前及时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

  金贵银业业绩在2018年全年实现营收106.57亿元,同比下滑5.71%;实现净利润1.18亿元,同比下降53.27%。扣非净利润近0.27亿元,同比下降89.6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422.74万元,较上年末下滑114.21%。

  不过这份年报却被负责审计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原因包括:由于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年审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公司是否存在其他未经决策流程审批的对外担保等影响公司利益的事项以及对公司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

  此后,深交所就此向金贵银业发出问询函,要求补充说明上述导致公司内部控制缺陷事项的进展情况和具体安排,自查是否还存在其他违规对外担保或大股东资金占用等违规情形等。金贵银业称因工作量较大,无法在限期内完成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向深交所申请将回复时间延期至6月4日。

  这样的结果被深交所下发关注函,不过金贵银业给予回答却是:工作量较大,预计无法在2019年5月21日前完成《年报问询函》的回复,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将延期至2019年6月4日前回复。

  面对当前的困境还是存在希望的:终止与上海稷业的股权转让意向后,金贵银业及控股股东将获国资和银行总额达41.7亿元的“纾困金”。但是未来会如何,还很难说

  上市疯狂并购,债务高企实控人欲离场,高管离职外加年报被机构质疑,这些问题都出现一家企业身上,未来前景如何?还是等这些问题清晰之后再来观察吧。

Related Posts

Comments are closed.